余鹏鲲:中国在湄公河兴修水利 动了谁的奶酪?

余鹏鲲:中国在湄公河兴修水利 动了谁的奶酪?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余鹏鲲】湄公河是一条国际河流,发源于青海省杂多县,下流的干流于越南的胡志明市汇入南海,在我国境内称之为澜沧江,流入中南半岛之后人们一般称之为湄公河。湄公河是一条位置崇高的河流,它一路向南途径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是泰、老、柬、越一起的母亲河。 湄公河流域 这样的一条沿途海拔落差巨大、水深流长的河流,无疑蕴藏着巨大的水能资源。依据相关的材料,湄公河水能蕴藏量为58000 MW,可开采量为32110 MW。2018年前水电开发量仅占水能可开采量的5%,开发潜力巨大。我国是一个水利建造大国,又积极地向全国际推行我国水利建造阅历,并且为有需求的国家供给水利水电建造服务(具体情况能够参看笔者曩昔的这篇文章)。因此我国不仅在澜沧江上建造了15个水电站,还参加到湄公河的水电站建造中。可是我国经过各国正常投标参加湄公河水利工程建造,却引起西方媒体和非政府安排的长时间诽谤和抹黑。早在2017年西方学者Brian Eyler就出书了一本名为《浩荡湄公河的最终一天》的书,书中赋有想象力的将我国建筑漫湾水电站之后沿途部分地区和村庄呈现的葡萄减产、游客削减、乡民对搬家补偿不满、干旱、自来水供水不稳定、江边废物堆积等问题一股脑见怪到我国水电开发上。其宗旨正如书名涵义的那样,以为我国塘坝开发者的项目正在缓慢摧残湄公河生态系统并导致数十万人颠沛流离。相似的抹黑还在持续,2019年10月《纽约时报》中文网宣布了一篇名为《被杀死的“神”:大坝和我国力量怎么要挟湄公河》的谈论,针对的是我国水利水电集团在老挝承建的南乌江水电站。文章中不出预料的又将老挝征地拆迁引发的对立见怪到了我国企业的头上,并且以为我国承建的这些水电站将会摧残湄公河的未来。本年2月至今湄公河流域遭受了旱情,《纽约时报》中文网又出来趁火打劫。4月14日该网宣布了名为《研讨称我国约束湄公河上游流量,引发下流多国干旱》的谈论文章。我国外交部表明“这条国际上最丰登的河流之一正在遭受干旱,我国也面对这个问题”,《纽约时报》中文网竟以为这一表态“诈骗”了下流国家。文章中征引美国气候学家的陈述称“我国底子没有阅历相同的困难。湄公河发源于我国的青藏高原,北京的工程师好像经过约束其流量,直接导致了创纪录的低水位。”为了使文章内容显得可信,作者一方面采访了气候学家、湄公河水能开发坚定地反对者美国气象学家艾伦·贝斯特。贝斯特也勇于言之凿凿的声称“卫星数据不会扯谎,西藏高原上有很多的水,虽然柬埔寨和泰国这样的国家正被逼面对极点的要挟”,“有很多的水被拦在了我国”。另一方面,文章还放出了一张据说是一月拍摄于泰国的相片,配的文字是“一段狭隘的水流过干枯的湄公河河槽”。 《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配图 西方的这些媒体和非政府安排狼狈为奸抹黑我国并不古怪,《纽约时报》就曾在同一天内盛赞意大利封城是“冒着危险维护欧洲”,而称我国的封城是对“个人自在的巨大损害”。但挑选湄公河议题发问仍是有其特别的原因,首战之地的便是发达国家的环保观念与开展我国家开展问题的对立。实践中西方生态主义与可持续开展理念存在对立 从上世纪70年代开端,西方哲学和社会运动呈现了“生态转向”,媒体和大众开端聚集环境维护问题,与此同时非人类中心的生态道德开端构成,并长时间占有西方言论的干流。这种观念以为,自然界非人类乃至非生命都具有内涵的天分价值,它们都是共同而崇高的,这种价值不依赖于人类的点评。非人类乃至于非生命的多样性有助于上述价值的完成,因此也具有内涵价值。除非为了生计,人类无权消灭这种多样性。当今人类对非人类国际作了太多的干涉,非人类国际的情况正在急剧恶化。